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从催泪瓦斯到橡胶子弹看非致命性武器如何造成人体伤害

发布时间:2020-06-16 10:58:03   来源: 其它    

2020年5月30日,群众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连续第三夜抗议乔治. 弗洛伊德之死,警员朝科罗拉多议会大厦旁的一名女性喷洒胡椒喷雾。 PHOTOGRAPH BY MICHAEL CIAGLO,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9日,纽约警察局在群众抗议警察杀死乔治. 弗洛伊德时发射催泪瓦斯,示威者淋了一身牛奶。 虽然一般认为牛奶可以对抗催泪瓦斯的影响,但牛奶的中和效果其实并不比水好。 乳制品可能也会有造成过敏或感染的额外风险。 PHOTOGRAPH BY MALIKE SIDIBE

2020年6月1日,亚特兰大一场抗议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示威行动中,一位示威者就站在催泪瓦斯之中。 乔治. 弗洛伊德是死于明尼亚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间的非裔美国人。 PHOTOGRAPH BY DUSTIN CHAMBERS, REUTERS

2020年5月31日,在美国华盛顿的H街上,示威者手持警方在示威行动中发射的一枚完整40毫米橡胶子弹。 因为乔治‧弗洛伊德死于明尼亚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间,引起全美各地抗议示威行动。 PHOTOGRAPH BY JIM BOURG, REUTERS

2020年5月30日,群众发起抗议,呼吁为乔治. 弗洛伊德争取正义,警察在第五分局附近发射了催泪瓦斯和橡胶子弹,有位记者血流满面。 弗洛伊德是死于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警方拘留期间的黑人男性。 冲突爆发、各大城市实施宵禁,美国又面对了另一个不安的周六夜晚,因为愤怒的示威群众无视于川普总统警告,说政府将容许警方残忍「冷酷」地阻止暴力示威。 PHOTOGRAPH BY CHADAN KHANNA, AFP/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7日,明尼苏达州明尼亚波利斯第三分局外的示威者在警察于他们附近爆破闪光弹后做出反应。 目击者拍下46岁的乔治‧弗洛伊德不断说「我不能呼吸了」但仍被警方压住颈部、固定在地上的影片,并发表在社群媒体上,之后有四名警察遭控告。 后来弗洛伊德被送到亨内平郡医疗中心,但在警方拘留期间宣告死亡。 PHOTOGRAPH BY STEPHEN MATUREN, GETTY IMAGES

(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MY MCKEEVER 编译:钟慧元):若是使用不当,非致命性武器会打断骨头、灼伤皮肤并造成内伤。 以下就是这类严重伤势可能发生的原因,以及该如何预防。

乔治. 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起的群众暴动已经扩散到全世界,在某些地方,迎接示威抗议群众的是催泪瓦斯、橡胶子弹、电击枪,以及其避免造成死亡的群众控制手段。

这些手段号称为非致命性武器(nonlethal weapon)、或致命性较低武器(less-lethal weapon),其中多种作法原本的定位是要让人失去攻击能力、或迫使对方逃跑,藉此让冲突变得比较温和。 后来执法单位沿用了这些军事武器,作为枪枝以外的其他选择。

但研究非致命性武器的人,则在思考是否应该重新分类,因为不断有研究揭开这类武器对人体造成的破坏性后果。 若是使用不当,这些武器能打断骨头、灼伤皮肤,并造成可能致命的内伤。 以下是简单探讨非致命性武器可能造成严重伤势的状况与原因,大众又应如何预防。

化学攻击:催泪瓦斯与胡椒喷雾

催泪瓦斯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让受害者痛苦难当。

当催泪瓦斯罐投射出去且爆开时,会释放出能笼罩附近所有人的烟雾。 瓦斯内的化学物质会刺痛他们的眼睛、皮肤甚至呼吸道,并让全身上下都感到疼痛。 他们会咳嗽、打喷嚏,还会不断冒出鼻涕眼泪,感觉就像是窒息一般。 最后只好被迫逃离。

这样的反应,正是全球执法人员选择以催泪瓦斯作为暴乱控制手段的原因,杜克大学医学院的麻醉学、药理学与癌症生物学副教授席文. 艾瑞克. 乔德(Sven Eric Jordt)说。

催泪瓦斯的活性成分是一种名为CS的有机化合物,是以1928年辨识出这种物质的两位美国化学家班. 卡森(Ben Corson)和罗杰. 斯托顿(Roger Stoughton)命名。 有一个研究团队发现,CS会和人类神经上名为TRPA1的痛觉受器结合,而乔德就是这个团队的成员。 这种痛觉受器分布全身各处——眼睛、皮肤、肺部、口部都有——也是你吃到山葵或辣根时会引起那种刺痛感的原因。

一般认为,在开放环境或是浓度低时,这些化学刺激是非致命性的。 但若是碰到大剂量──直接在人旁边或是在密闭空间施放──这些化学物质会杀死呼吸道与消化道中的组织,让肺部积水,并造成内出血。 乔德说,所以一旦碰到就要立刻用水冲洗掉污染物,也要脱掉遭污染的衣物,这是很重要的。 他不建议像某些示威者那样用牛奶冲洗,因为牛奶没有消毒,也可能造成感染或变得更痛。 因为当身体侦测到像这样的有毒物质时,防卫机制就会采取行动。

「鼻子基本上就像哨兵,侦测可能吸入的威胁物质,如果附近有任何可能伤害肺部的东西,就会发出警告,」乔德解释。 感觉动作系统会以「不随意反射」(involuntary reflex)加以回应,也就是通常用于去除不想要的病原体的反应,包括咳嗽、打喷嚏、哭泣及制造额外黏液等等。 这种反应对有气喘或心律不整等潜在疾病的人来说,可能会有危险。 人权医师组织也提出,催泪瓦斯可能跟流产有关,不过这其中的关系尚未有深入研究,根据的只是传闻证据。

胡椒喷雾则是以一种名为辣椒油树脂(oleoresin capsicum)、也可制成防爆手榴弹的化合物为基础,作用方式也很类似。 这种化合物提炼自极为辛辣的辣椒,跟CS一样会活化许多同样的痛觉神经,不过是透过不同的神经受器。 胡椒喷雾引起的化学反应不如催泪瓦斯──意思是比较不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化学灼伤──但也会造成同样让人腿软的反射反应,对有潜在疾病的人可能格外有害。乔德说,虽然这些武器被归为非致命,但远非无害。

「我们也必须承认,有时候警察并未妥善使用,」乔德说。 催泪瓦斯应该是要在一定距离外施用。 若是直接朝群众发射瓦斯罐,很容易就会因为撞击力道造成严重的眼部、头部、脑部或胸腔伤势,也会造成化学灼伤。

愈来愈多证据显示,暴露在催泪瓦斯中可能对呼吸系统造成长期影响。 像是在2014年,有一项针对军事训练使用催泪瓦斯的研究,就认为暴露在CS中和急性呼吸系统疾病发生是有关连的。 对平民族群的长期影响尚不清楚,而这些族群会比年轻的征募军人更可能有潜在健康状况。

橡胶子弹和钝器创伤

1970年,英国军队引入橡胶子弹,作为控制北爱尔兰动乱的工具。 这种子弹以橡胶制造——某些案例中,是以外包橡胶的钢铁制造——本来的设计就是不要像金属子弹那么致命。 较大的表面积会让这种子弹在飞行时速度变慢,并对身体造成钝伤冲击、而不是射穿身体。

珍妮佛. 史坦克斯(Jennifer Stankus)是麦地根陆军医疗中心(Madigan Army Medical Center)急救部门临床医学院的医师,她把被橡胶子弹打到跟被漆弹枪打到相提并论。 不过在橡胶子弹的历史中,也不断有出现造成严重伤害的报告。 针对克什米尔冲突中使用橡胶子弹的研究,显示橡胶子弹可以造成骨折、神经与肌腱损伤和感染。 其他研究则指出,橡胶子弹可造成会导致死亡或永久性失能的体内器官损伤。 在这个星期,一位沙加缅度的青少年被橡胶子弹击中脸部,打断了他的下巴,脸颊上还留下一道伤痕。

联合国较不致命武器执法用途人权指导原则(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Guidance on Less-Lethal Weapons in Law Enforcement)部分建议,只能在面对立即威胁时使用橡胶子弹──也只能瞄准下腹部或腿部,就是比较可能造成瘀血和伤口的部位。 史坦克斯说,这是最常见的情境,只有在近距离发射这些武器时,才会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但在近距离发射时,橡胶子弹也会造成堪比车祸的伤害。 钝伤能打断骨头、压扁或撕裂撞击部位的血管——甚至可能造成附近器官出血,像是肾脏、脾脏或肝脏。

正常状况下,这些内伤会自行痊愈。 但某些时候──像是被打到的人有潜在疾病──血液会积蓄在器官中,或溢流到腹部空腔。 史坦克斯说,更糟的是可能会被打到眼睛、橡胶子弹射进头部、或造成脊椎损伤。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建议示威者要戴头盔和护目镜,并遮盖皮肤。

史坦克斯说,整体来说,橡胶子弹造成严重损伤算是少见,她对这种非致命的分类也没有什么疑问。 但像人权医师组织这样的团体则不同意,他们指出这类案例发生的频率,已经多到应该禁止把橡胶子弹当作驱散人群的工具。

武器化的噪音

周一晚上,军事直升机在华盛顿特区的示威者头上低飞盘旋,刮得碎砾四处纷飞,让大众必须摀住耳朵。 同时,全国各地的警力──包括西雅图、休士顿、波特兰和丹佛──都在爆破闪光弹,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种手榴弹爆炸时会发出巨响和亮光。

噪音是將人群驅離特定區域的常見手段,理查. 奈泽尔(Richard Neitzel)说,他是密歇根大学公卫学院的副教授,研究的是接触噪音的影响。 除了令人烦躁以外,噪音还会以两种方式对人体造成伤害,也都是针对内耳的。

短暂、剧烈的爆炸会发出高压波,进入耳朵、冲击耳膜。 就像气球灌了太多气一样,这可能会撑破耳膜、导致连结到耳膜与内耳的细小骨头移位。 这种压力甚至可能使内耳生长的毛发细胞剥落,这些毛发是负责将震动转成讯号,而大脑会将这些讯号解读为声音。

长时间暴露在噪音中,也可能耗损这些毛发细胞,就像践踏草叶一样。 「如果你一年才走过一片草坪一次,这些草叶会弹回来,」奈泽尔说。 「如果有一整队军人持续来来回回走在这片草皮上,终究会对这些草叶造成损伤,无法恢复。 」

耳朵也只能忍受某种程度的响亮噪音。 要判断如低飞的直升机或闪光弹之类的手段是否会造成声音创伤,是依据三个因素:压力的强度、暴露时间的长短、还有这种压力多常发生。

盘旋的直升机的声音,可能大到成为户外的隐忧──95分贝──50分钟之后就足以造成损伤。 但奈泽尔说,只是暴露几分钟的话,不会真的有造成听力损失的风险。 他说,更令人担心的是闪光弹的可能影响。 这种手榴弹会发出高达170分贝的噪音,能造成任何站在附近的人立即性的耳朵损伤──爆炸次数愈多,风险就愈高。 奈泽尔也指出,住在常有直升机盘旋的城市中的人,可能也会因为持续长时间暴露在噪音中而觉得痛苦。 不过他也指出,耳塞可以减轻某些这类影响。

对心脏的电击

从1960年代以来,电击枪就是压制──也是激发──动乱的方法,当时的执法单位会在公民权行动主义者身上使用粗糙版本的电击枪。 这些枪会朝人体发射短暂的电流,目的是要镇压攻击者,时间长短只要够制服他们就好。 但这些东西也有可能致命。

这类武器会射出两个带有倒钩的箭头,锐利到足以穿透衣物及皮肤,嵌入身体组织。 箭头连结着很细的电线,能传送五秒钟的能量冲击。 为了完成回路,从一个箭头送出去的电流会经过身体组织返回另一个箭头。 电流经过的同时,会刺激骨骼肌迅速收缩,就像疾病发作一样。

根据2014年发表在《循环》(Circulation)期刊上的一篇文章,如果箭头戳进错误的身体部位,这种武器就可能会造成心跳停止。

这是因为电击枪可能会打乱心脏精准调节的跳动频率,道格拉斯. P. 宅普斯(Douglas P. Zipes)说,他是该篇研究的作者,也是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的知名荣誉退休教授。 当窦房结(sinus node)、也就是右心房上壁的一小片组织对心脏细胞送出脉动时,心脏就会跳动。 如果心脏刚好位于电流从箭头到箭头的行经路线上,电流就可能加速这个过程──最终会让心跳加快到无法继续跳下去。 如果警员覆写了电击枪的保险,让电流发射超过五秒时间,就可能造成脑部损伤或死亡。

身体其他部位也是很脆弱的。 科学家曾记录到几个脊椎裂伤的案例,他们推测是因为肌肉突然剧烈收缩造成。 有一项2016年的研究显示,电击枪可能会造成短期的认知功能损伤。 电击枪的箭头也可能会不小心射穿眼睛。

为了避免这些可能的结果,宅普斯说,执法者应该避免朝胸部射击,也不可以覆写掉电击枪的保险。 他们也需要知道这些武器有可能造成心脏骤停,所以如果有人被电击之后失去知觉,就能立刻做心肺复苏。

宅普斯说,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讨论所谓的非致命性或致命性较低武器的致命程度到底如何时,情境脉络才会这么重要。 「执法人员自我防卫的时候,可能会说木棍是非致命性武器,」他说。 「但很显然,如果你狠狠地用棍子敲人家的头,那可是会死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