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民间常说的二月二龙抬头”,到底是出自哪里呢?

发布时间:2020-07-15 14:45:00   来源: 未知    

  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讲述行云布雨、播撒甘霖的的苍龙爷的故事

image.png

  一,故事来源

  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习俗来源于苍龙爷的故事,相传苍龙爷是遮山的保护神,相传就居住在遮山东北的苍龙潭中,他的老家在禹王店,镇平县五朵山是他的第二故乡。今天就为大家详细讲述苍龙爷的传说故事。

  苍龙爷老家禹王店位于南阳市宛城区黄台岗镇,十里河东岸。

image.png

  在这里,“苍龙出世”的传说携风带雨、播撒千年:这苍龙爷姓孙,家住禹王店东北五里的大龙泉,其母亲姓许,家在河西二里的庄兑庄村;其母年逾四十而尚未有一子半嗣。一日,苍龙爷的父亲从河里打捞出一个像鸭蛋的东西,其母吃后妊娠十一月,于九月十三日诞下一苍色小龙(蛇),时接生婆魂飞魄散夺门而逃,其母喂奶时亦被吓死,其父听到惊叫冲进屋中,见此物凶神恶煞,怕它日后祸国殃民,遂拿起菜刀高高举起欲斩之,苍龙爷疼痛至极,腾空而起,只斩断一截尾巴,后将屋顶冲出个大洞,腥风血雨向东北方窜去。

  禹王店村边有一龙母冢,冢前有一石碑,碑额曰;“流芳百代” ,碑中大书“龍母塚”三字。

  碑文记载的便是这桩离奇的旧事:“宛東南四十里禹王店,在传孙姓妇许媪,年四十怀妊过期,於其年九月十三日诞生一龙,有苍色,家甚惊骇,惧不敢弃,比乳时许辄气绝,孙公斩之”。

  时乌云蔽日,天摇地动,碑文继续写道:“龙飞驰入骑立潭中,仅秃其尾。自后时去时来即大风雨雹,幻冥昼晦。至去后乃已,许亦寻卒,于是乎葬葬后历百年所”。

  苍龙爷飞驰而入的骑立潭,即五垛山三潭,镇平也便因此成为苍龙爷的第二故乡。因为苍龙爷被其父砍掉了半截尾巴,所以都叫他秃尾巴老苍龙。

  过去天旱时节,官民祈雨,人们皆言去三潭最为灵验,甚至这边人刚出发未至半道,家里已经大雨倾盆,人们都说盖因苍龙爷眷念家乡之故。

  当地还流传着每年二月二冬春之交这一天,雷声响处,风雨晦冥,人们就把菜刀扔到院门外去,这样苍龙爷就不敢也不再误闯误撞进来惊吓家人。

  其实,每年二月二前狂风大作这是每年身在异乡的苍龙爷回家到坟上叩见其母,故风云同行,啼哭落泪所致。“每春夏交风雨之灾,往往如前俗谓苍龙顾母也,远近传闻莫不知而厌道之,而亦卒无有垦易其土者,故谓为龙母冢,其信然耶”。龙母冢碑旧有碑楼,古色古香;碑面光滑清晰,碑文无有落款,仅云“岁在癸丑仲春吉旦”,但观碑制及碑文最后“前明有为其志,其巅末甚凿,鼎革之际没于兵燹矣”,应是清初所立。

  太平盛世,兵燹未见,但前年碑楼被拆,连这块珍贵的石碑也断为两截,殊为可惜!可叹!可恨!龙母冢碑所载的传说和千百年来乡人口口相传的内容基本一样。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传说的年代还被推到了上古的夏朝,言及老苍龙曾化身如犁,开凿沟渠,辅佐大禹治水驱魔;而在周边的十里八乡,也还流传着苍龙爷后来的故事。

  二,故事后传

  苍龙爷尾巴上被其父砍了一刀,疼痛难忍,慌不择路,来到了禹王村东北方的桐河,桐河不仅是人们熟知盛产贡品桐蛋的地方,《光绪新修南阳县志》记载到:“桐河北魏之洞川也,出桥头镇,有泉上出,多蚌蛤,秋夜月明中网之,辄得珠粒,所谓宛珠也”,司马迁《史记》所记“宛珠”也即此。

  桐河上游有清河和珍珠河两源,在高庙东北汇流而称桐河。“高庙到桐河,七十二潭窝”,这近二十里地界,河床曲湾多潭,最深的叫黑龙潭。据说,被斩断尾巴的苍龙爷一开始就藏身于此。

  每年汛期发大水时,附近的人们都能看到一条狮头苍龙瞪着铜铃般的巨眼在河中翻腾,细看,原来是那秃尾巴老苍龙凭一己之力在与兴风作浪的恶龙争斗、分水避祸。农耕时代,旱涝蝗虫乃是痼疾大患。农谚曰:“庚子遇双春,粮食贵如金”。2020年又是一个两头立春的年份,在民间解读中,这一年会有灾星,应予以重视防范。

  禹王店北旧有蝗虫庙,后颓败不存,幸有《蒋公赈蝗碑》残碑遗弃于荒沟。乡贤王进超辛苦寻之,将其载回所办民俗馆,碑文漫漶,然“何止蝗螨遍野”之叹息清晰可见。

  三,个人感想

  年前,还以为今年或如有历史上有蝗虫飞掠一样的自然灾害或干旱水涝。殊不知,一场终将载入史册的天灾人祸却訇然而至。

  己亥末,庚子春,荆楚大地,八人封寇,九州闭虎,终致家国停摆,误我昌盛国运,害我黎民百姓,苍天昏晦,天人共愤。故近来时时喟叹竟历如是之事,哀之、痛之、恨之、惜之。

  古人云: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后天地开辟,万物复生。天道有序,万物有时,不可微逆。

  天佑苍生,眷念万敏,二月二至,南阳疫情连续数天为零记录,社会经济秩序有望渐次恢复、休养生息;然武汉等地仍处水神火热之中尚待时日

  “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自古天道有序,万物有时,不可违逆。何独有不哀前世之哀者?复使后人而复哀今日?

  禹王店行云布雨、播撒甘霖的的苍龙爷早已不知去处。

  呜呼,惟愿龙魂常在,江山无恙;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武汉加油!中国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