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菩提达摩生平简介 菩提达摩有和梁武帝会晤吗?

发布时间:2020-07-23 14:48:36   来源: 自媒体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菩提达摩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菩提达摩简介:

  菩提达摩(Bodhidharma)南北朝禅僧,略称达摩或达磨,意译为觉法,据《续高僧传》记述,南印度人,属刹帝利种姓,通彻大乘佛法,为修习禅定者所推崇。

  北魏时,曾在洛阳、嵩山等地传授禅教。当时对他所传的禅法褒贬不一,约当魏末入寂于洛滨。据《景德传灯录》在民间常称其为达摩祖师,即禅宗的创始人。著作有《少室六门》上下卷,包括《心经颂》、《破相论》、《二种入》、《安心法门》、《悟*论》、《血脉论》6种。还有敦煌出土的《达摩和尚绝观论》、《释菩提达摩无心论》、《南天竺菩提达摩禅师观门》等,大都系后人所托。弟子有慧可、道育、僧副和昙林等,梁武大同二年圆寂,终年150岁。

image.png

  菩提达摩生平故事介绍:

  达摩祖师,原印度人,原名菩提多罗,后改名菩提达摩,自称佛传禅宗第二十八祖,为中国禅宗的始祖,故中国的禅宗又称达摩宗,主要宣扬二入四行禅法,达摩祖师的思想,对中华文化起了很大的影响。菩提达摩(英文:Bodhidharma;?~536,另说532、528)通称达摩,又称初祖达摩或初祖菩提达摩,是大乘佛教中国禅宗的始祖。他生于南天竺(印度),刹帝利种姓,传说他是南天竺国香至王的第三子,出家后倾心大乘佛法,出家后从般若多罗大师。

  南朝梁·普通年中(520~526,一说南朝宋末),他自印度航海来到广州,从这里北行至北魏,到处以禅法教人。据说他在洛阳看见永宁寺宝塔建筑的精美,自言年已一百五十岁,历游各国都不曾见过,于是口唱南无,合掌连日(《洛阳伽蓝记》卷一)。

  他的名字原本叫菩提多罗,成年之后依照习俗更名为达摩多罗,是印度禅宗第二十七代祖师般若多尊者的大弟子,成为印度禅宗第二十八代祖师。菩提达摩自小就聪明过人,因为香至王对佛法十分虔诚,因此从小菩提达摩就能够遍览佛经,而且在交谈中会有精辟的见解。

  般若多尊者在游历天竺国时,一路弘扬佛法教化众生。菩提达摩被般若多尊者普度众生的理想,以及丰富的佛学智慧所吸引,就拜在般若多尊者的门下,成为禅宗的门徒,而且发愿要将当时印度分裂的佛法思想统一起来,使佛法在印度重新振兴。后来菩提达摩继承了师父的衣钵,在天竺国内弘扬佛法。有一天,他听到自己的侄子,继承南天竺王位的异见王,为了自己的国家不受外邦的欺凌,要采取禁止信仰的法令。

image.png

  于是,菩提达摩便派弟子婆罗提前往劝谏,波罗提不辱师命,成功地扭转了异见王的禁教政策,并且使异见王成为虔诚的佛教徒。达摩至中国后,成为求那跋陀罗的弟子,属于南天竺一乘宗(又称楞伽宗)。求那跋陀罗(Gunabhadra),义译为功德贤,中天竺人。于南朝宋元嘉二十年(公元443年)译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四卷。后菩提达摩以此四卷本《楞伽经》传授徒众。

  菩提达摩有没有与梁武帝会晤?

  菩提达摩是中国佛教禅宗的始祖,生于南印度,他创立了一套参悟的禅法——“达摩禅学”,亦称“南天竺一乘宗”。梁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好佛皇帝,据传,他与达摩有过会晤。

  据一些古籍记载,梁武帝曾在都城建康(今江苏南京)向达摩请教:“造寺度人,写经铸像,有何功德?”达摩笑道:“并无功德……此有为之善,非真功德。”双方“理不契机”,不欢而散(见《历代法宝记》)。流行的北宋道原所著的《景德传灯录》对达摩生前活动又掺入了许多附会、杜撰的文章,其中对这次会晤有许多渲染之辞。所以,梁武帝究竟有否与菩提达摩晤谈过,此事被列为禅宗“颂古百则”中的第一则公案,也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的一大疑案。

  一些学者如中国的胡适、汤用彤、刘汝霖、印顺,日本的仿估木宪德、宇井、镰田茂雄等人就认为没有此事。胡适在《菩提达摩考》和《书菩提达摩考后》两篇文章中说:据唐朝初年道宣所撰的《续高僧传》云,达摩“初达宋境南越”。

image.png

  此“宋境南越”系指南朝宋、齐、梁、陈四朝中的刘宋王朝,故达摩来华最迟在刘宋灭亡(479年)以前。据《续高僧传》卷十五《僧副传》所载达摩弟子僧副从师、南游和终卒年代推算,达摩约于470年左右来华,在华生活约50年之久,萧齐初期(485~490年)已在北方传道,此时梁朝还未建立。从时间上看,菩提达摩不可能与梁武帝有过会晤。

  又据《洛阳伽蓝记校注》卷一所载,达摩曾在洛阳瞻仰了华丽壮观的永宁寺,时间当是该寺的全盛时期。《洛阳伽蓝记》记有526年该寺刹上宝瓶被大风刮落之事,此后至534年毁于大火,故全盛期在516~526年之间,达摩谒寺约在520年左右,以此否定达摩于526年左右来华。《景德传灯录》中更杂以许多虚妄之处,因此,胡适认为这次会谈纯属无稽之谈。

  另一些学者如冯友兰、张岱年、孙述圻等人却认为确有此事。孙述圻针对胡适的论据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初达宋境南越”中的“宋境南越”是泛指中国南方地区,是地域概念而非时间概念,该句意为“达摩起初抵达中国南方境内”,并非指刘宋期间抵华;深慧皎的《高僧传》收录了至519年止的名僧,其中却没有达摩之名。

  永宁寺于526年被大风刮落宝瓶后,马上被修复,兴盛期延续至534年才真正结束,达摩于526年前后参观该寺是可能的;这些文献均出自晚唐前的人之手,它们比《景德传灯录》的可信度要大得多。像任继愈、黄心川等人则认为上述两说均有可能,不能形成定论。看来,为佛教史上的这件疑案,学者们经过一系列笔墨勘对,还是没有形成一致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