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永乐大典》下落之谜:究竟是葬身火海还是另有归宿

发布时间:2020-07-06 22:21:35   来源: 新闻    

  目前流散世界各地的《永乐大典》全都是副本已是共识。换句话说,11095册《永乐大典》正本已经彻底消失了!那么,它是什么时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消失的?

  明朝永乐年间,中国在几千知识分子的努力下,历时5年,编成《永乐大典》。此书上至先秦,下达明初,经史子集,老庄释道,技农艺医,无所不包。书中存录我国各种典籍资料达8000余种,装成11095册,总字数约3.7亿字,堪称华夏文明史上的一大奇书,是中国古代最大的百科全书。

  可惜此书只是人工手抄,并未刊印,仅此一部,存于深宫供皇帝一人阅读。到明朝万历年间,因嘉靖皇帝酷爱此书,命人抄录一部副本,正本此后杳如黄鹤,不知踪迹。目前仅存的寥寥数册,皆为副本。

  考古界通常认为,嘉靖年间及此后,正本《永乐大典》藏身地曾发生几次大火,该书已毁于一旦。可是,在不久前的一次中国考古界会议上,有专家语出惊人,认为正本《永乐大典》没有消失,而是藏身永陵,再次掀起一场关于正本《永乐大典》下落之谜的辩论。

  那么,这个考古界的哥德巴赫猜想,能够得到证明吗?

  ◎现存于世的《永乐大典》为何无一正本

  ◎是谁几乎偷光《永乐大典》的副本

  ◎《永乐大典》正本下落之谜有了新的发现吗

  《永乐大典》正本:究竟是葬身火海还是另有归宿

  2009年5月22日,居庸关长城古客栈,明长陵营建600周年学术研讨会正在举行。历史长河中,明朝的那些事儿在专家的唇舌之间,如莲花般绽放。弹指的光阴间隙中,那些虚虚实实的历史悬疑让学者们牵肠挂肚。在讨论到《永乐大典》下落问题时,百家讲坛明史”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明清研究中心研究员毛佩奇,突然抛出一个观点,如同在研讨会上引爆了一枚重磅炸弹。为了捍卫各自的观点,一场关于《永乐大典》下落之谜的辩论开始了。

  《永乐大典》的下落因何成谜,竟然能够引得明史专家们为它展开措辞锋利的争论?

金匮”中的秘密震惊了发现者

  明成祖朱棣即位之初,为了证明自己的文治武功,组织编纂了一部大型百科全书”。但修成之后,此书就被束之高阁,消失在众人的耳目之外。这部书,就是《永乐大典》。明朝之后,当《永乐大典》重出江湖”时,已是其成书250年后的康熙年间。

  《永乐大典》再现江湖,天下已不是原来的天下,明朝已成明日黄花上百年,努尔哈赤的子孙占据中原多年,康熙正将清王朝推向巅峰。”南京晓庄学院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姚群民告诉记者,清朝康熙年间的一天,内阁学士徐乾学、翰林院侍讲高士奇等官员,推开了北京南池子大街的皇史?大门。这是一座古老的皇家档案馆,建成于明朝嘉靖15年。这也是一座独特的建筑,整个建筑用大石头雕砌而成,防火防潮,能很好地保存各种皇家档案。明清两朝历代皇帝实录、皇帝家谱等,就存放在这里特制的金匮”中。

  让人惊讶的是,明末以来近百年间一直下落不明的《永乐大典》也在其中。

  皇史?是摆放典籍的地方,不是什么军机重地,乱世之中被人遗忘,也在料想之中,因此,《永乐大典》是安全的。但如白驹过隙的岁月里,它终究没有逃脱厄运。

存世的《永乐大典》无一正本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已被储存在翰林院的《永乐大典》惨遭不测,大部分葬身火海,幸免于难的则散落一地。有些士兵觉得这些书籍体积大,比较结实,竟拿它们当了砖头,有的用作马槽,还有的用于修工事或铺路。只有少部分,被这些强盗带回国,或收藏,或转卖,珍贵的《永乐大典》散落世界各地。

  时至今日,全世界范围内,《永乐大典》只剩400册左右,分散在八个国家30多个收藏机构。中国方面一直在全力收购这批流失国外的秘籍,现已有《永乐大典》226册。共计11095册的《永乐大典》如今剩余不到百分之四,着实令人痛惜。这就使其价值惊人,连民国时期的影印本都能在拍卖行拍出近万元一册。

  可更大的震惊还在后面。翻开《永乐大典》,专家们发现,现存所有《永乐大典》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从纸张看,这些《永乐大典》用的是嘉靖时期的皮纸,也叫白棉纸,而且,书后都注明了重录总校官、分校官、写书官及圈点人姓名。可以推断,这些《永乐大典》全部出自明朝嘉靖时期!不仅保留在中国的《永乐大典》如此,专家们还发现,目前全世界所能见到的都不是永乐年间编纂的。

  难道,有人用其他版本取代了正本,那么,正本究竟去了哪里?

一把火烧出了《永乐大典》的副本?

  除了永乐年间的版本,确实还存在一个版本。”姚群民告诉记者,明成祖朱棣对《永乐大典》的喜爱是不言自明的,可在他之后,明朝各代帝王中查阅过《永乐大典》的却寥寥可数。但明世宗嘉靖皇帝却是例外。嘉靖对《永乐大典》爱不释手,据说在他的床榻上,就放有《永乐大典》以备查看。他登基以来,更将其作为必备的参考经典,并时常在朝庭上引用。

  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宫中失火,嘉靖听闻焦急异常,把自己身边的人都调派到收藏《永乐大典》的文楼(即北京文渊阁),抢运《永乐大典》。他也是一夜未眠,其间竟三次下旨要求力保《永乐大典》不受损。幸好抢救及时,《永乐大典》没有受损,但心有余悸的嘉靖决定重录一部,贮之他所,以备不虞”。

  大火之后的第五年秋天,工程浩大的重录工作正式开始。重录的《永乐大典》在内容、格式、装帧方面与原本如出一辙,大约1567年修好。此后,《永乐大典》便有了两个版本:永乐正本或称永乐本、嘉靖副本或称嘉靖抄本。正本仍藏在文楼,副本藏在皇史?。

  但是实际上,即便是《永乐大典》的副本,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也已经严重缺失了。”姚群民说。虽为副本,但它也十分珍贵,且记录在册,有专门的放置地点,怎么会丢了不少呢?

偷书贼用何手段将秘藏宫中的副本盗走数千册

  早在康熙年间,人们见到的《永乐大典》就已经是副本了,且数量上已经不对了。”姚群民告诉记者,嘉靖副本也应如正本是11095册,可康熙年间的《永乐大典》副本,已经少了一千多册。雍正时,副本由皇史?移至东交民巷翰林院收藏。乾隆纂修《四库全书》时,发现《永乐大典》只存9881册,又比康熙时少了一千册。光绪元年重修翰林院衙门时,有人再次清点《永乐大典》,已不到5000册。到光绪二十年六月,翁同?曾入翰林院检查,发现竟只存800册了。

  《永乐大典》副本作为国家收藏的珍贵古籍,藏于深宫,普通百姓哪能接近?副本从宫中流失,只能是朝廷官员监守自盗。”姚群民推断说。可是,根据现存的副本来看,一册《永乐大典》高50.2厘米,宽29.8厘米,厚7至10厘米,想拿走一两册而不被人发现,已不是易事。如果要转移大量,则更加困难,偷书贼又是如何避人耳目地将书拿走的呢?

  据清末民初著名学者缪荃孙的说法,翰林院的一些官员偷书伎俩极为巧妙。他们一般选择在冬天进行偷窃,早上进翰林院时随带棉袍一件,打成包袱,形状如两册《永乐大典》大小。晚上离开时,他们就把棉袄穿在身上,将两册《永乐大典》包入包袱里。看守人员见到他们早上曾带包袱而来,晚上带包袱而去,也就没起什么疑心。

  据说,光绪年间翰林侍读文廷式,一人就盗走100多册《永乐大典》。文廷式死后,这些书又被其后人出售,卖给洋人或者古董商。就这样,《永乐大典》大量流失,下落不明。至于康熙时期《永乐大典》副本为何少了近千册?可能是在收到皇史?时出了问题,但这也只是推测,无从考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