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杭州女子失踪时家里用2吨水 到底是什么情况?

发布时间:2020-07-24 20:06:14   来源: 未知    

7月24日,杭州女子失踪确认遇害后第二天后其丈夫被抓,数位亲属蹲在小区化粪池的井盖旁嚎啕大哭,此处是发现来女士衣服距其住处仅50米。

20天的侦查让警方疑雾重重,谁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嫌疑犯也不是远在天边,而是近在眼前,根据当地警方抽丝剥茧般的仔细侦查发现,除了离来女士家里50米远处化粪池里的衣物外,来女士在消失当天家里的用水量却出奇地高。

一天之内就用掉了2吨水,这可是接近平常人家半个月的用水量,如此反常的现象似乎已经能够证明来女士丈夫的犯罪行为了,但是在没有充分的证据面前,警方只能暂时将其强制收监。

除了化粪池中的衣物可以作证,警方根据用水量做出推测后又对化粪池清理和取证,希望证据还没有消失,天网恢恢,我们决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如此丧尽天良的恶魔。

7月24日,杭州女子失踪确认遇害丈夫被抓后,数位亲属蹲在小区化粪池的井盖旁嚎啕大哭,化粪池距其住处仅50米。

7月23日晚,在经过数次辟谣之后,杭州市公安局最终发布《警方通报》,披露备受关注的杭州女子失踪案的案情。

通报显示,7月6日20时07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到群众求助,称三堡北苑居民来某某于7月5日凌晨失踪。搜寻过程中,多数疑点引起警方重视。目前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23日晚9:50左右,《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位于杭州市江干区的三堡北苑小区门口,门口有4~5位一直追踪此事的视频博主正在闲谈。其中一位博主称,白天小区内有警车、吸粪车、吸污车等车辆,这些车辆均已在晚间撤离。

晚10:00左右,记者进入三堡北苑小区内,见到小区内一处化粪池已经被红蓝白相间的聚丙烯布料围住,围挡下方,可见多个盖住的井盖。

该化粪池位于死者来惠利所居住的三堡北苑某号楼一单元8楼的楼下。从死者所住单元步行至化粪池所在地,右拐绕过地下停车场入口处的雨棚,即可到达,步行路程50米左右。

晚11:00左右,《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进入三堡北苑小区地下停车场,见到停车场入口处侧壁上的一处通风口已被撬开。一位小区居民对记者证实,这是警方侦办案件过程中撬开的。此外,在停车场内,记者见到里面杂乱堆放有衣柜、桌子、旧沙发等大量物品。停车场内的电梯口,张贴有两张寻找来惠利的《寻人启事》。

此前,杭州江干区曾耗时近20天,寻找被害女*来惠利。据当地媒体《1818黄金眼》报道,警方搜索了小区地下室、楼顶等区域,查看了每格窑井、电梯井、蓄水箱,以及整幢楼住户的冰箱甚至保险柜,还派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了地毯式搜索,均未发现来惠利。

晚11:30左右,记者从地下停车场的步行楼梯,前往被害者住所三堡北苑4号楼一单元8楼,获知受害人家人已经不在此居住了。

此外,记者获得一份据称是内部材料的文件,披露了来惠利的丈夫许国利对警方交代的杀妻过程。《中国新闻周刊》致电杭州市委值班室副主任戴旭、二级调研员吕宝兴,求证此份材料的真实*。对方均称昨天并非自己当班,上述网传通报不是他们编辑,不清楚具体情况,要求记者联系公安部门。

网传死者丈夫许国利为所居住小区的物业工作人员,所以可以避开所有监控探头。《中国新闻周刊》于7月24日上午9:00致电三堡北苑物业管理办公室,对方明确否认许国利为其员工。

来惠利的表哥章谓龙对《中国新闻周刊》证实,许国利确为退伍军人,但工作是为老板开车。24日上午10:50左右,死者来惠利的几位从萧山赶来的家属坐在小区化粪池旁的井盖周围嚎啕大哭,之后,家属企图上楼进入死者生前住处,但未被允许。

此前,许国利面对众多来访媒体,解释了妻子失踪的情况,他称,两人居住的房屋约50平米,自己和妻子使用一间卧室,另一间卧室居住二人12岁的女儿。

7月5日凌晨0时30分,他起床上厕所,这时来惠利在床上睡觉。凌晨5时30分,自己起床时,发现妻子已经不见,并未在意。7月6日,家属接到来惠利工作单位来电,告知其未到岗,才发现事情蹊跷,傍晚,家人到附近的四季青派出所报警。此外,许国利对媒体称,妻子来惠利失踪时,只穿一件咖啡色吊带睡衣。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死者来惠利生前在位于杭州平安金融中心内的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做保洁工作,她与丈夫许国利均属再婚,两人在前一段婚姻中也各自育有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