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杭州失踪女子丈夫 找不着别找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20-07-25 08:20:58   来源: 其它    

7月25日,已经是杭州失踪女子来惠利消失的第20天。此前,杭州警方证实来惠利已遇害,重大嫌疑人为其丈夫许国利。

7月24日下午,《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到来惠利的表姐夫童成根。他对《中国新闻周刊》称,来惠利失踪几天后,其娘家人便对许国利有所怀疑。找遍了所有监控,都证明来惠利没出单元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觉得许国利有很大嫌疑。

童成根最后一次见到许国利,大概是在7月19日。他记得,那天晚上7:10左右,许国利致电来惠利亲姐姐的女婿,称要来给12岁的小女儿取一本书。许国利到达来惠利姐姐家时,表姐夫童成根也在。他记得许国利对亲戚们说,找不着(来惠利)就不用找了,出去玩几天,可能就回来了。此外,许国利还抱怨,警察最近老是来找我。童成根对许国利说,那栋楼的人都有嫌疑,你也有。

童城根记得,他说出这一句话那一刻,许国利表情平静,未见异常。当天晚8:00左右,许国利和亲戚聊天中途接到一个电话,随后许国利对亲戚们说,自己需要下楼挪车。之后,许国利带着12岁的小女儿离开来惠利姐姐家,再未回来。许国利之前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告别时会说很多客气话,这次直接就走了。童成根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这让童成根对许国利加深了怀疑。

那次会面三天之后,童成根得知许国利被警方带走的消息。与许国利一同被警方带走的,还有许国利和来惠利12岁的小女儿。那天,警方将女孩安顿在杭州一家酒店,随后通知亲属接走。如今,这个女孩住在来惠利的姐姐家中。亲戚们只告诉孩子母亲来惠利已经过世,没有对她讲重大嫌疑人是她的父亲许国利。童成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7月24日中午,他见到许国利12岁的小女儿时,她正在玩电脑。

来惠利父母都已过世多年。如今,她在世的亲人中,关系最近的是她与前夫生下的大女儿,以及来惠利的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毛先生是来惠利的侄子,在来惠利失踪之初就参与协助搜寻,他开的小超市和来惠利的哥哥、姐姐的家同在一个小区。毛先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来惠利确定遇害之后,她的哥哥、姐姐和大女儿的精神几近崩溃。

余瑞兴是来惠利的前任公公。10多年前,来惠利与在五金店做钣金工的前夫离婚。但离婚后,来惠利与她的前任公婆仍然都居住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这些年,余瑞兴和老伴多次在小区碰到来惠利和许国利,彼此之间不打招呼,形同陌路。去年,来惠利与前夫唯一的女儿结婚,来惠利的前任公婆、来惠利、许国利都出现在婚礼现场,但分桌而坐,未有交谈。近期,来惠利失踪,余瑞兴是从孙女(来惠利的大女儿)那得知的消息,他记得孙女跟他说,是孙女报的警。

余瑞兴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来惠利与许国利最初相识,大概在10多年以前,当时,许国利在做鸭子屠宰生意,租了来惠利父母位于江干区章家堡的一间民房,用来存放屠宰后的鸭子。后来,许国利向来惠利借钱,在上海开了一家鸭子养殖场。

那时,他们各自都有家庭,尚未离婚,但两人已经同居。来惠利当时在杭州一家同仁堂的店面工作,借钱给许国利后,两人一同前往上海生活。大概两三年之后,两人分别离婚,重新组建家庭。据余瑞兴称,当时是许国利先离婚,后在许国利的要求下,来惠利离婚。来惠利离婚前,与前夫有一套88平米的房子。离婚之后,房子归来惠利前夫所有,许国利与前妻的儿子也归其前妻抚养。

10年前的夏天,来惠利的母亲去世。葬礼上,来惠利的表姐夫童成根第一次见到来惠利的新任丈夫许国利。在他的印象中,许国利很高大,对人客气。夫妻二人给他的感觉是恩爱、般配。

直到杭州警方发布《警方通报》前,在许国利本人、来惠利的大女儿以及三堡北苑的邻居等人对媒体的描绘中,二人的关系也是恩爱。但在表面恩爱背后,一些两人关系的裂缝或许早已潜藏其中。两人的矛盾与炒股、新房装修有关。

来惠利的公公余瑞兴记得,孙女来他家串门时,曾对其抱怨过,说她的后爸许国利装修款都要贷款,炒股赔了很多钱。而在来惠利的表姐夫童成根印象中,许国利当初去上海开养殖场,一度赚了70万到80万元,后来因为炒股都赔了进去。

此外,童成根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去年,来惠利曾因与许国利闹矛盾,去大儿女家借住。那时,两人的矛盾缘由是房子。许国利和来惠利在杭州共有两套房子:一套55平米,夫妻二人和12岁的小女儿一同居住。另一套110平米,正在装修。许国利想将110平米的房子给自己与前妻所生的大儿子做婚房,来惠利未同意。

据来惠利的前公公余瑞兴称,来惠利与许国利两人的两套房,均属三堡村的回迁房。虽然两人都并非出生于三堡村,但两人后来先后将户口迁到三堡村。三堡村拆迁时分房是按照人头分,一个人头55平米的标准,以来惠利名义分到如今居住的这套55平的房子,以许国利和小女儿的名头分到那套正在装修的110平米的大房子。

7月24日下午,《中国新闻周刊》来到许国利和来惠利二人拥有的两个房子门口。那栋55平米的房子,如今已是案发现场,门外有数个警察把守。而那个110平米正在装修的房子,距离夫妻二人居住的三堡北苑不足3公里。